1603156474358245.jpg       參加瀾湄萬里行的中外媒體記者學習黑陶樂器泥胚制作。

       在玉樹藏族自治州囊謙縣,黑陶是一件響當當的名片。傳承非遺技藝,助力牧民致富,有著4000多年“藏在深閨人未識”的黑陶如今“一舉成名天下知”。

       10月16日,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囊謙黑陶的傳承人,白瑪群加和他的黑陶生產基地迎來參加2020瀾湄萬里行的中外媒體記者。

       白瑪群加出生于囊謙縣一個藝術之家,擁有唐卡繪制、泥塑、繪畫等多項絕技。2001年,他拜師囊謙縣吉曲鄉山榮村扎旺老人,潛心學習古老的黑陶手工制作技藝,制作黑陶手工藝品。

       “以囊謙特有的紅黏土作為原材料,歷經搗料、篩選、拉坯、修整、晾曬、軋光、繪畫雕刻等十幾道工序,將坯體封入成品大陶罐中用牛糞燒制。”白瑪群加介紹,獨特的封罐熏煙滲碳燒制方法使得一件件燒制成功的囊謙黑陶黑如碳、硬如鐵。

       走進囊謙黑陶基地的黑陶展廳,撲面而來的是一股融合泥土和源頭凈水的千年滄桑氣息,一件件黑里透亮的黑陶放滿了展柜,這是白瑪群加多年的嘔心之作和珍藏的“至寶”,每一件器皿展示了超群的智慧和藝術造詣。

       把囊謙黑陶制作技藝保護傳承下去,成為一名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這是白瑪群加的父親對他的期許。打破傳統傳授方式,開設工廠招收學徒,白瑪群加也用自己的方式帶動當地牧民學習手工技藝,增加他們的收入,回應當初對父親的承諾。

       為了讓更多的人掌握黑陶制作技術,2006年,白瑪群加創建了一家工藝廠,從特困戶、孤兒、殘疾人當中招收學徒,照顧他們的衣食住行,幫助他們早日掌握黑陶技藝,自力更生。直到2013年資金運作出現了很多困難,白瑪群加才擴大了招徒標準。

       木刀在手中翻轉,點點泥土不停掉落在工作臺上,在黑陶加工基地內,十幾名年輕人正在用心制作黑陶泥胚。今年29歲的索南兩個月前來到這里,現在他已經能獨立完成一些簡單的黑陶器皿制作,他說:“我正在做的是茶壺,這是我們專門喝酥油奶茶用的,我現在一天大概能做二三十個。”

       “我總計教過1773名徒弟,目前靠手藝謀生的有50多人。現在有23名徒弟,為了激勵他們,誰做得好我就給他多發工資,總體上說最少的每月能拿到3000多元,最多的可以拿到1萬多元。”白瑪群加介紹。

       在黑陶加工基地,記者還見到了從廣州前來采購黑陶的代理商謝雪華。謝雪華在2008年時通過朋友介紹了解到黑陶,2015年自己開始做黑陶代理商,提起囊謙黑陶,她贊不絕口。

       “我和朋友用黑陶茶壺做了一個實驗,喝完茶后將茶葉留在茶壺里,過了三天打開茶壺蓋,茶葉干干的、沒有變質和異味,這說明黑陶的保質和防腐效果非常好;廣東人愛喝湯,黑陶燉湯對胃也好,有保健功能。”謝雪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