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內容:本論文中簡要梳理了我整理的甘孜州佛教協會的歷史,甘孜州各縣佛教文化和民俗文化、山水文化的交融形態與發展概況,以及我個人對未來甘孜州佛教文化、寺廟文化健康發展的幾個觀點。本人學識淺薄,又因時間有限,未能更加深入的調查和研究,如有錯誤和疏漏之處,請大家提出意見,批評指正。

       關鍵詞:佛教協會  甘孜州  佛教文化  寺院

       一.甘孜州佛協簡史

       佛教協會是中國各民族佛教徒聯合的愛國團體和教務組織,其受到統戰部、宗教局直接領導,旨在團結、帶領全國各民族佛教徒愛國愛教,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維護合法權益,弘揚佛教教義,興辦佛教事業,踐行“人間佛教”思想;為促進經濟社會發展發揮積極作用,為維護宗教和睦、民族團結、社會和諧、祖國統一貢獻力量,是信眾與黨之間的橋梁紐帶。佛協將中國佛教分三個體系,分別是漢語系、藏語系、巴利語系佛教。其中藏語系佛教又被稱作藏傳佛教、北傳佛教、喇嘛教或西藏佛教等不同名稱。 藏傳佛教體系中包括本波教、寧瑪派、薩迦派、噶舉派、格魯派、覺囊派等六個大的派系,而甘孜州只有本波教、寧瑪派、噶舉派、薩迦派、格魯派,唯獨沒有覺囊派。佛教協會下設全國代表會議、理事會、常務理事會等組織結構,由會長、副會長、顧問、秘書長、副秘書長、秘書團、常務理事、理事及各級代表貫徹實施佛教協會的章程,表決通過其決議,具體執行其決定。

       作為協助政府貫徹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愛國團體和教務組織,佛教協會的發展與中國共產黨的自身發展歷程休戚與共:1921年7月23日-8月初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舉行在上海;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發生后,日本帝國主義開始全面侵華戰爭,中國人民也開始進行全國性抗戰。1945年抗日戰爭結束; 1949年,毛澤東當選為中國共產黨最高領導;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1977年中共十一大宣布文革結束,那年我七歲。鄧小平在中共中央召開的理論工作務實會上作了《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重要講話。1982年十二大召開,鄧小平在大會上提出了“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嶄新命題,并明確指出:“馬克思主義的普遍真理同我國的具體實際結合起來,走自己的路,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就是我們總結長期歷史經驗得出的基本結論; 2017年10月24日,習近平提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以四個意識和四個自信為實踐路線。

微信圖片_20201014090000.jpg       1956年7月8日,甘孜藏族自治州佛教協會籌備委員會成立,由堪布阿旺嘉措任籌備委員會主任;1963年3月18日,甘孜州佛教協會第一屆代表大會在康定召開,堪布阿旺嘉措當選為會長; 1981年10月21日,甘孜州佛教協會第二屆代表會議在康定召開,居里?曲吉降措活佛當選為會長;1990年4月30日,甘孜州活佛轉世試點工作領導小組第一次成員會議召開;1993年9月21—24日,甘孜州佛教協會第五屆代表會議在康定召開,香根?巴登多吉活佛當選為會長;2004年5月20日,甘孜州佛教協會第六屆代表大會在康定召開,甲登?洛絨向巴當選為會長,并根據工作需要組建了教育培訓、佛事指導和團結聯誼三個工作委員會。2005年10月22日,第一屆“甘孜州藏傳佛教強化寺院民主管理研討會”在康定召開。2007年8月,在康定舉行全州藏傳佛教五大教派高僧大德第二期論壇會;2009年6月,舉行甘孜全州藏傳佛教五大教派高僧大德第三期論壇會。2010年9月1日至4日,甘孜州佛教協會第七屆代表大會在康定召開。2012年元月5日,在康定舉行首部記述甘孜佛教歷史變遷和佛協會發展進程的《甘孜州佛教協會志》首發儀式。2013年10月,隆重舉行甘孜州佛協成立五十周年慶祝會。2014年12月10,甘孜州佛協五二三教學活動正式啟動于瀘定橋;2017年4月26日至27日,甘孜州佛教協會第七屆理事會和會長虧大會召開在康定,甲登活佛選為新任會長;2017年7月17日至19日之間,甘孜州佛教協會第八次代表會議在康定召開,會議上甲登?洛絨向巴再次被選為州佛協會長,18位副會長,11名正副秘書,97名常務理事,137名理事,四位名譽會長。2018年以考察的形式,在甘孜巴塘縣舉行州佛協提出的五二三教學活動;2019年在德格舉行五二三教學活動;2020年8月1日在石渠縣隆重舉行第十二次五二三教學活動、第八屆甘孜州常務理事會、甘孜州建州七十周年慶祝會。至此,甘孜州佛協籌備至今有64年,正式成立至今有57年。 

       二.藏傳佛教辯經

       隨著社會發展和人們需求的變遷,千百年間古印度先后誕生了婆羅門教、印度教、佛教、嗜那教等很多辯證性宗教。他們以辯經為學習方法,立自己的觀點,破他人的觀點,宗教辯證哲學成為他們學經的最好途徑。據資料所述,自公元二至七世紀間,印度著名的那爛陀寺誕生,培育數不盡的佛教信徒,創立以中觀、唯識宗為代表的大乘佛教,與印度教、婆羅門教、小乘佛教多年辯論和學習,大乘佛教在印度得到非常好的發展。 公元八世紀左右,由菩提薩埵(???????????????????)大師,把中觀自續瑜伽派傳播到了雪域高原,與藏地土生土長的本教大圓滿進行幾次辯論,二者相輔相依,相互交融,從而誕生了雪域高原的特色中觀哲學。 

       根據《宗教源流史》所示,公元1040年,印度那爛陀寺的住持阿底峽尊者得到了阿里王朝的邀請,從印度千里迢迢來到西藏阿里,隨之把中觀應成派的精神也帶到藏區,依       靠阿里王朝的大力支持,在阿里等地得到廣泛傳播。 公元1036年,知夏?南喀雍仲大師(????????????????????)建立了本教著名學院耶如文薩卡寺院,本教界開創了以辯論學習顯密大圓滿的傳統習俗。自那時起,藏語系佛學的講、辯、著作中,都將辯經作為最有效的學習方式;公元1072年,知夏?雍仲喇嘛(?????????????????????)擴建文薩卡學院,召集上萬僧眾,弘揚本教辯論精神。歷經滄桑四百載,輩出十八位導師即學院最高住持,通過辯論讓本教文化再次輝煌。 根據《西耶勒波大師自傳》記述,西耶勒波與阿底峽尊者會見過兩次,第一次是西耶勒波得到了阿底峽尊者的隆重邀請,兩位相互切磋和辯論,深得對方的歡喜和贊美;第二次是阿底峽尊者被西耶勒波邀請,兩位彼此學習,互相切磋和贊美。 由此可見,噶當派與本教相互學習,互相吸引,相依相存,形成獨具特色的藏學辯證法,以此說服了青藏高原的佛教信徒。公元14世紀初,薩迦派的絨敦巴大師在藏區建立了那爛陀寺,以弘揚藏傳辯證哲學文化;隨后,格魯派先后建立噶丹寺、色拉寺、哲封寺等三大寺院,把藏傳的辯論文化延傳至今。藏族顯密大圓滿的辯論傳統經千年風霜洗禮而薪火相傳、綿延不絕,如今在阿壩的格爾德寺、郎依寺、石渠縣的色須寺、德格縣的宗薩寺、夏匝佛學院、德格八邦寺等藏區各大寺院,以及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五省藏區的藏語系佛學院都有辯論學習的功課。

       在甲登活佛、中國佛教協會副秘書長桑吉扎西、四川省民宗委侯前所處長和甘孜州統戰部常務副部長肖志紅的帶領下,甘孜州佛協組織了州佛協會長、副會長、秘書長和工作人員、常務理事與理事,以及各縣佛協秘書長、參加“五二三”教學活動的所有高僧大德和專家學者,一同前往石渠縣的色須寺,考察色須寺佛學院的教學情況。同時,參觀石渠縣的農業生產現狀,感受其濃厚的畜牧文化。色須寺佛學院有來自三大藏區各大教派的1500名學員。他們的學習課程有格魯派五部大論、藏族傳統語言學、修辭學、歷史,以及西方科學的發展史、物理等的基本常識。可以說,他們完全繼承了印度那爛陀寺最古老的傳統辯經傳統,也引進了藏族傳統文化的獨特傳承,并使之在石渠縣的色須寺得到了真正的傳承和發揚光大。在千百次立與破的公開辯論中,他們行走在覺悟人生,了脫生死,覺行圓滿的成佛之路上。

微信圖片_20201014085954.jpg       三.寺廟文化的發展和保護

       過去,寺院既是贍養老人的養老院,又是學習大小五明學科的藏族傳統學院和弘揚顯密大圓滿精神的文明之地。對此,我想從幾個方面提出建議:

       其一.寺院遺留了眾多文物

       藏傳佛教遍布于西藏、甘肅、青海、四川、云南、蒙古、不丹、尼泊爾、五臺山等地,國內寺院共有兩千余座,是中國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據資料顯示,甘孜州共有十八個縣,512座寺院,其中有本波教、寧瑪派、薩迦派、噶舉派、格魯派等五大教派。寺院里收藏著價值連城的文物,不但有佛像、佛塔、唐卡、壁畫等稀世珍寶,還遺留了很多藏文古籍文獻,其成為國內外專家學者的關注焦點。此外,寺院還遺留了金剛舞、酥油花、朵瑪、法器、佛教音樂、傳統舞蹈等非物遺產,但目前很少有人重視這些非物質文化遺產。

       在這些文物和遺產中體現出藏族工藝價值、歷史價值、文化價值,以及信仰價值,豐富了人類文明,成為人類歷史文化研究的重要線索。以本教大藏經《甘珠爾》和《丹珠爾》,班底教的大藏經《甘珠爾》、《丹珠爾》,以及很多民俗、生活、信仰、社會為內容的繁多藏文文獻中,包含了藏族醫學、天文歷算、占卜、風水、山水、語言論題、歷史、邏輯哲學、佛學、工藝學等豐富內容。其中闡釋了藏族古今婚姻、死亡文化、山水文化、地理文化、人文傳記、神話故事、生活體驗等等。現如今,擔任和學習藏文文獻收集、保護、搶救、研究、傳承工作的多半都是藏學專家學者們,僧人很少從事文獻和文物工作。我認為,僧人應當要學習和擔任起其工作,寺院的文物、文獻才能得到更好的保護。

       其二、寺院管理中的存在隱患

       寺院是保存、貯藏藏文化、佛教文物的基地,也是僧人舉行佛事活動的合法場所。就寺院管理、保護文物方面所存在的隱患問題,我有以下幾個建議:

       1.寺院的財務管理隱患。這是藏區很多寺院所存在的共同問題,比如寺院缺乏會計組、出納組,即便有會計與出納,也沒有有效的管理方法。寺院的固定收入有兩種,一是老百姓的供養,二是寺院自己的固定收入。寺院的財產是諸僧人乃至所有信眾的共同財產,但這些收入的來源、入賬、支出明細等,應該有像法人組織一樣建立臺賬,如寺院的收入、僧人的開支、各項法會的正常開支、寺院建設的費用、培養僧人的開支應有詳細記錄,并且每月向所有僧眾做一次公布。

       2.寺院安全系統的隱患。寺院是流傳上千年的歷史文物管理所、傳統文化遺留基地,其中所保留的每尊佛像、佛塔、佛經都是值得保護的珍貴文物。我每年幾乎去三十多個藏區的寺院實地調查,搜集藏文古籍文獻。同時,我發現了寺院的安全、安保系統的隱患,比如寺院防盜系統、防火系統、防炸系統,這方面的意識還須提高。最好邀請有關部門和一些專業人士做培訓,傳達相關的基礎知識。

微信圖片_20201014090021.jpg       3.寺院的教學隱患。文革以前寺院是個傳統意義上的學院,但隨著社會的發展,社會各地誕生了很多專業的學校,寺院學校就一直跟不上時代的腳步,甚至有可能導致其被社會淘汰。問題的根本是時代在變,社會制度也在不斷地更新,但寺院的教學模式、教育方法、管理系統一直沒有得到改變,關鍵就是沒有科學的教育、管理方法。所以,我希望在寺院的原有教育基礎上,可以采納一些現代的教育方法,比如宗教學、人類學、文獻學的基礎知識,以此提高僧人的文化素養。

       4.寺院的僧人缺乏對法律的認識,或對法律存在誤解、偏頗,導致無法正確認識何為合法權益。所以,我認為在寺院里可以做一些短期的法律培訓,包括我州提出的“五二三”常態化教育、藏傳佛教管理方面的相關政策、民族政策,以此提高僧人的法律意識,防微杜漸,減少違法違規行為,維護宗教界的合法公民權益。

       其三.僧人培養方式中存在的隱患

       現在是科技時代,信息傳遞更快,國家和民族之間的文化加速融合,所以培養僧人、管理僧人的方法也得與時俱進,跟隨時代的腳步,加強培養年輕僧人的感恩意識,學會感恩國家、報恩父母、敬重老師和長輩、感恩社會。僧人們為了適應現代社會,除了傳統的教學內容和模式之外,應該多加一些現代化教學模式,以便更好地與現代化社會相適應。

       a.僧人的語言培訓需要提高。如今的藏區,無論在學校或是其他社會組織,掌握藏漢英三種語言已經很普遍,藏漢雙語更是家常便飯,但僧人當中掌握藏漢英三種語言的少之又少。當然有的僧人用自己的方式來學漢語和英語,但也僅便于運用在生活上的交流,對于專業領域中的知識嚴重欠缺,因得不到專業培訓,導致他的思維方式、學習能力、弘法工作嚴重受到影響,即更不上時代的腳步。所以,我希望每座寺院的學經班,以及初級佛學院、中級佛學院、高級佛學院中設立藏漢英的培訓機構,培養掌握各種語言的優秀僧才。

       b.寺院應該接受一些現代化、合法的培訓內容,比如人類學的基礎知識。我自己經常看莊孔韶的《人類學概論》或《人類學通論》 ,人類學作為一項科學門類誕生于19世紀末,并于20世紀中葉日臻完善,可謂是最年輕的科學。其中,如宗教人類學、文化人類學、生態人類學、歷史人類學等分支與佛教文化研究關聯密切。但實際情況是,僧人們對這樣人類共用的學科可謂一無所知,甚至詆毀、誹謗、不接受,導致自己面臨向社會妥協的危機。因為人類學雖然誕生于歐洲,但運用于全世界,包括中國的所有高中乃至大學,然而僧人們對此不甚了解。

       c.科學證明,宗教誕生至今有10000至8000年的歷史。 在這8000年的歷史歲月中,宗教文化伴隨人類社會發展,已成為人類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 如果人類文明缺乏宗教文化,就如同食物缺乏鹽一樣。宗教學是一門以科學的方式保護、了解、研究宗教文化的學科,其誕生于公元1870年麥克斯?繆勒的《宗教學導論》得到牛津大學的認可并發揚,自那起,在社會科學研究領域中多了一門學科,那就是宗教學。宗教學隨著各國的研究和發展,從而誕生宗教社會、宗教經濟學、宗教人類學、宗教歷史學、比較宗教學等等。作為宗教界人士的我們,應該要了解科學如何看待宗教,學術界如何論證宗教,他們的論證與我們之間的差距有多大。這樣,我們才能更好地保護、發揚本民族的傳統文化。 

       d.社會主義與佛教文化的相適應。據資料可查,社會主義誕生于公元16世紀,他是主張整個社會應作為整體,不分男女老少或種族,人人都在合法的基礎上追求平等的社會秩序。到了19世紀20至40年代,隨著歐洲的卡爾?馬克思 、恩格斯、馬克斯?韋伯 、涂爾干等的參與,社會主義發展戰略快速發展到各國各地,又從社會主義中誕生歐洲社會主義、亞洲社會主義。亞洲社會主義主要以中國、朝鮮、越南、老撾為主。中國共產黨歷經七十周年,在艱苦中奮斗,形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

       結  語

       藏族寺院文化已綿延千載,其間經歷了多次磨難和毀滅,但仍薪火相傳、沿襲至今,孕育了無數獨具青藏高原文化底蘊的文物、文獻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當前,在黨和國家的關心和關懷下,如佛教協會等良好平臺為佛教文化奠定了教派平等、民族平等、人人平等的理念,其無疑為藏傳佛教提供了更好的發展空間和時代機遇。

       作者簡介:澤絨洛吾堪布,爐霍縣佛協副會長、爐霍縣民族宗教文化研究中心主任、甘孜州佛協常務理事、甘孜州佛協民族宗教文化研究中心研究院、四川省佛協理事、四川省藏傳佛教工作委員會成員。